菜單

【模式】那個北大畢業去賣豬肉的人已經50歲了,他現在還能干嘛?

時間:2018-07-12 16:18:11

他曾是高考文科狀元,北大才子,80年代的天之驕子,在他34歲的年紀,卻被迫操起了殺豬刀。

已經到了知天命之年的陸步軒,這些年,他都經歷了什么?

陸步軒!

一位高考文科狀元,北大才子,80年代的天之驕子。

一個儒雅的教授?一個手握權柄的官員?亦或一個精明的商人?這些形象,是陸步軒父母對他的期許,也是陸步軒曾經對自己未來的設計。

然而,都不是。

陸步軒只是一個屠夫,一個賣豬肉的。

賣豬肉這個職業,估計與陸步軒對自己形象的想象也相距甚遠。以至于2013年4月,陸步軒受邀回到北大做創業講座時,曾經幾度哽咽,稱自己“我給母校丟了臉、抹了黑,我是反面教材。”

好在是在北大,當陸文軒說出這話時,臺下學子一片掌聲,北大校長許智宏笑著說:

“北大畢業生賣豬肉并沒有什么不好。從事細微工作,并不影響這個人有崇高的理想。”“北大可以出政治家、科學家、賣豬肉的,都是一樣的”。

對于許志宏這句話,陸步軒當時只是黯然一笑!

賣豬肉的陸步軒,此時正處于生命中最灰暗的時期,看不到希望。無論誰告訴他職業不分貴賤,他都不相信。對他來說,那些勵志的漂亮話聽起來似乎并無意義。

陸步軒本來是該絕望的。

命運并沒有給他一帆風順的人生,把他高高捧起之后,又狠狠砸下!

1989年,從北大中文系畢業,陸文軒被分配到長安縣的柴油機場工作。由于地方小,人際關系復雜,陸步軒的事業發展并不順利。他曾經先后做過多種職業,開過化工廠,也做過不少小生意。

陸文軒迷茫過,消沉過,但他沒有墮落。在他34歲的年紀,他操起了殺豬刀,開始了殺豬剁肉的買賣,開始轉型從一位地地道道的北大才子到了農貿市場的小販。

2003年,他開始以“眼鏡肉店”老板的身份賣豬肉,被媒體廣泛關注,也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。

柴靜曾經對他有個專訪,問他希望自己以后能做什么,陸步軒說,現在不敢說,命運基本上,不掌握在我手里。

陸步軒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從事屠夫這個行業,他內心一直渴望從事學術類的工作。即使是社會褒獎他,他仍然感到自卑。

因為當屠夫并不需要什么技術含量,一個沒有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一樣可以做,當一個人在年輕時代花了多年時間接受專業訓練之后,再去殺豬賣肉,對知識和智力都是一種浪費。

他甚至在書里寫,如果認為北大學生賣肉完全正常的話,為什么不在北大開設屠夫系,內設屠宰專業、拔毛專業、剔皮剁骨專業,那樣賣起肉來豈不更專業?

不過在這個最黑暗的時期,陸步軒卻把賣豬肉這件事做到了“北大水準”。

他從來不賣注水肉,一個檔口他能賣出十二頭豬。而且即使陸步軒覺得自卑,感到絕望,在這樣的日子里,他依然是認真的對待他的生活,他的生意,在豬肉生意之外,他也筆耕不輟,還寫了一本《屠夫看世界》。

人生,最不能放棄的,是不斷的自我成長。人生最寶貴的,還真不是豪車洋房,而是豐富的人生體驗。在人生的馬拉松中,只要永遠保持初心,不斷奔跑,就永遠不會失去失望。

即是你是賣豬肉的屠夫,只要你永遠不丟失奔跑的心,只要你腰上的劍磨鋒利了,你就有成為牛人的希望。

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。

在陸步軒賣豬肉的同時,有一個和他極為相似的人,正在遠方注視著他,并向他伸出手來。

他就是陳生!

陳生是陸步軒的師兄,1984年從北京大學畢業,被分配至廣州市委辦公廳。然而不到幾年時間,不安現狀的他在眾人的反對聲中毅然辭職下海,擺地攤、種菜、做房地產、賣酒和飲料,成為一名商人。

真正讓陳生和豬肉聯系在一起,是媒體曝光陸步軒以后。“當時所有人都在不可思議和批評,只有北大的許校長說了句‘我北大的學生也可以賣豬肉’,這句話在我腦海里種下了顆種子,所以當我決定賣豬肉時,我說一定要賣出北大水平。”陳生回憶說。

左起:陸步軒、北大校長許智宏、陳生

陳生決定和陸步軒聯手賣肉,做符合高端豬肉需求的品牌豬肉。

陳生和陸步軒自己養豬、自己賣豬。他們賣的豬,除了品種土,豬場還拒絕采用現代常用的定位欄,取而代之的是半開放式的大空間,讓豬自由活動,豬場里還設有音響,專門給豬聽音樂,因為他說豬和人一樣,只有心情愉悅,才會長得又肥又壯。

陸步軒憑著自己多年屠夫的經驗,和陳生合伙開辦了培訓職業屠夫的屠夫學校,他自己編寫講義《豬肉營銷學》并親自授課,填補了屠夫專業學校和專業教材的空白。

學校越做越大,每年,“壹號土豬”都會招聘應屆大學生,經“屠夫學校”40天培訓,學習豬肉分割、銷售技巧、服務禮儀、烹飪等,再前往檔口工作。此外,他還結合自己當屠夫的經歷,寫出了不少屠夫學校的教材。

2015年,兩人聯手打造的“壹號土豬”年銷售額近10億元,在國內成為響亮的土豬肉第一品牌。

那些命運給他的磨難非但沒有壓垮他,反而成了他人生的重要財富,成了他的立身之本。

陸步軒再也沒有自卑感了,他說了:將賣豬肉做到極致,“應該也不算給母校丟人了”。

2016年,北大屠夫又出手了!

陸步軒再次起飛!趕上了互聯網的大潮,壹號土豬登陸天貓。

這次,陸步軒要趕豬肉上網賣,做北大屠夫做的事情!

這一年,陸步軒50歲,他終于完成了自己的逆襲,已經到了知天命之年的陸步軒自信從容,他想得更多的是抓住互聯網時代的機遇。
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双双大床红利扑克1手注册